活 ‧ 學空間

 

學習是一個旅程,有人會覺得它崎嶇不平,有人會覺得路直路彎充滿挑戰,有人會覺得花香處處甜美豐盛。學院藉今年60週年之慶,找來四位校友訴說他們的學習之旅,分享他們學習旅途上的風光。

 

前天文台長林超英深入山林,以純粹而平等的目光,去觀去看大自然鳥兒的姿態,以學習為最積極的休息;划艇運動員羅曉峰經過高山低谷,在進退之間發掘出另一個自己,以學習為前進的動力;世界級本地桌球運動員吳安儀,身處高峰不忘進修,以學習激發思維戰勝對手;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從西醫角度出發,細味中醫之道兼容並蓄,以學習達致以人為本、天人合一的醫道。

 

透過他們分享會發現,學習不只是跟著前人著書時立下的腳步,或走馬看花地經過各色景點,而是開闢天地拓展個人空間的一個體驗。您的終身學習之旅,又會是怎樣的呢?

 

 

Main content start
羅曉鋒
影片故事

羅曉鋒的賽艇空間 — 離開是為了再回來

 

這天,我們跟羅曉鋒在城門河畔相見;他坐在碼頭的夾板上,滔滔不絕地分享他的賽艇空間:「每天清早六時,我就在這裡下水練習,風雨不改。」眼前的羅曉鋒,冷靜、沈實、看得開。有誰想到,他從前衝動、執著,眼裡只看到自己?

 

羅曉峰       賽艇空間

 

賽艇的高山低谷

曾經,羅曉鋒是一顆體壇新星,發光發亮。中五那年,他代表香港出戰印度亞青錦標賽奪金,於是加入全職運動員行列。之後,他為港隊出戰亞運會及世界錦標賽,屢獲殊榮,被評為「香港歷來最出色划艇手」,更代表香港參加04年雅典奧運及08年北京奧運。當時,人們一提起划艇,便想起羅曉鋒。

 

可是,這些鋒芒讓他背負了壓力,漸漸感到不像年輕時那樣進步神速,成績停滯不前。在06年備戰亞運期間,他終於情緒「爆煲」,「當時不明白教練為何總是重覆同樣的說話,幫不了我進步,於是將手上的水樽大力擲向教練,水樽爆開了,我和教練都呆了。之後我感到很內疚,回到房間大哭一場。」第二天,他誠懇地向教練道歉,逃過了被逐出港隊的命運。這次經歷,是他賽艇生涯的轉捩點;他內心開始在掙扎,到底,運動員的路還可走多遠?

 

水樽爆開了       1

 

退下來  好好裝備

直至12年倫敦奧運前夕,羅曉鋒在內部遴選落敗,看不清前路,於是決定從運動員的身份退下來,轉做教練。當教練,需要更廣闊的體育知識,在奧委會資助下,羅曉鋒報讀了HKU SPACE的康樂及體育管理證書及高等文憑。「兩年的課程教懂我怎樣管理體育團隊,令教練的工作得心應手,對之前教練的苦心也恍然大悟!」他更涉獵到其他國家的體育制度,大開眼界。

 

羅曉鋒中五後便當全職運動員,錯過了入讀大學的機會,回到校園,讓他重新學習懂待人接物。「自己性格比較內向,練習划艇又多是獨個兒;上堂要跟同學做group project ,感覺新鮮,多了跟人溝通、表達意見,也多了從別人角度去想、顧及他人感受。」

 

他表示,起初很多英文生字都不懂,「別人花一個小時便完成功課,我要花上兩三個小時。」面對學習的困難,羅曉鋒依然發揮運動員精神,積極面對。當他專注學習時,發覺可讓他在體育上放鬆;退下來,反而看得更淸楚。

 

復出       復出

 

捲土重來  放低光環

當教練的兩年間,他從沒停止練習賽艇。體院教練見羅曉鋒實力依然,鼓勵他捲土重來。「教練提醒我,運動員生涯短暫,不是任何年紀都可當運動員,但年紀大了仍可當教練。」一席話,打動了羅曉鋒,趁還年輕,復出做運動員。

 

離開再回來,人看開了,對勝利的執著也放低了。「回到賽艇隊伍,許多後起之秀上來了,能夠接受自己已經不在第一位置,放下從前的光環,變得低調。」走過出去,羅曉鋒在歷練中蛻變,與人交流多了,從前只划單人艇,現在會跟隊友在雙人賽並肩作戰。重拾划槳,心理狀態更好、發揮得更穩定,終在16年的亞洲公開賽再次摘下獎牌。「我的下一目標,是參加18年亞運會。」

 

從前

 

學習   走更遠的路

當了運動員超過十年,羅曉鋒選擇停下來,轉型做教練,重拾書本,然後重新出發。「人要不斷學習,無論你遇到身邊的任何人、任何事,你總會在當中找到你要學習的地方。」這次復出,他已再沒退役的包袱,能夠灑脫地划下去,因之前學到的知識,給他更多出路;學習,讓他在體育上走更遠更闊的路。

 

讓他